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科技 >

趣店一季度总收入为5.16亿元 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78亿元

2021-06-17 14:48:58    来源:北京商报

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少儿素质教育项目,在2021年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美股上市公司趣店再度“宣言”。6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趣店交出了一季度成绩单,金融主业持续缩水,资本市场也再一次用脚投票。“万里目少儿”项目成为新宠,同名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却成为了“过气网红”,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甚至疑似已经进入到“清仓”阶段。汽车、电商分期、教育……“爱折腾”的趣店还能干点啥?

金融主业持续缩水

相较于2020年一季度的亏损惨状,趣店2021年开了个好头。6月15日,趣店发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一季度财报。尽管营收降幅近半,但净利润同比实现大幅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趣店2021年一季度总收入为5.1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9.58亿元减少46.2%;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78亿元,上年同期录得净亏损4.87亿元,同比增长198.15%。

具体来看,趣店以借款为主的融资业务和贷款撮合业务收入这两大业务板块均处于大幅下降状态。趣店2021年一季度融资收入为3.62亿元,同比降低41.9%;贷款撮合及其他相关业务收入为1220万元,相较上年同期的4.22亿元下降97.1%。业绩同样下滑的还有趣店“销售佣金”板块,同比降低68.1%至1070万元。

此外,趣店交易服务费及其他有关收入为506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1.5亿元;销售收入为6250万元,去年同期为171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趣店的收入板块中,融资业务与贷款撮合业务是其金融业务的主要构成部分,也是趣店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从趣店过往财报数据来看,自2019年三季度开始,趣店这两项业务营收连续缩水,融资收入由8亿元、贷款撮合业务收入由5.8亿元开始逐月下滑。

对于报告期内净利润上涨的原因,趣店并未在财报中详细提及。在关于各项支出与总营运成本的简单介绍中,趣店指出受第三方服务费和营销推广费用减少、员工薪金减少等方面因素影响,趣店总营运成本及开支从2020年一季度20.67亿元,下降96.9%至6330万元。

但通过趣店财报中披露的“资产负债表”,便不难发现“担保责任和风险保证责任变动情况”与“应收账款和其他资产准备金”才是趣店运营成本极速变化的主要原因。其中,“担保责任和风险保证责任变动情况”由上年同期的-6.72亿元增至6437.9万元,“应收账款和其他资产准备金”则由-11.08亿元增至1.07亿元。

一名资深上市公司研究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前述两项数据的变动大概率是趣店利润增量的主要来源,是由于风险资产的预估价值变动引起的,即贷款担保损失责任减少导致利润增加。不过,前述人员直言,风险资产预估价值存在较大的人为裁量空间。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指出,从趣店近几年的财务数据来看,高峰时期趣店以200亿不到的资产规模,创造20余亿元的净利润。但对于趣店来说,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2020年开始,趣店金融业务规模和负债杠杆急剧收缩,降放贷规模并去债务杠杆后趣店货币资金储备大幅增加,同时有息负债大幅减少,当前趣店更像是在持币观望控风险,择机选择更好的赛道。

“万里目”何去何从

事实上,趣店方面也多次在财报中提到,在现金信贷业务运营中保持警惕。在2021年一季度财报中,趣店创始人、CEO罗敏再次表示,在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下,趣店继续执行了与现金信贷业务相关的审慎运营战略,进一步改善了资产质量。截至2021年3月31日,趣店净资产增加到124亿元人民币,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投资73亿元。

罗敏还在财报中提到,坚实的资产提供资金以建立新的商业渠道,包括当前趣店在少儿素质教育方面的投资。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趣店2020年三季度财报发布后,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提到将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2020年12月,“万里目少儿”App上线运营。

由于与趣店2020年一季度推出的电商平台万里目使用了同一品牌名,业内一度猜测趣店将围绕“万里目”这一品牌进行多方面业务部署,形成集合品牌效应。但值得一提的是,自“万里目少儿”项目问世以来,电商平台万里目已经鲜少被提及。

6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使用发现,“万里目”小程序中,所售商品相较平台上线初期已经大幅减少。大量商品被下架,在护肤、包具、配饰等多个类别下仅有少数在售商品,其中多数商品库存为1。在将在售商品加入购物车并选择增加商品数量时,页面便立即告知“所选商品数量超出限制”。

在北京商报记者问及何时补货、商品种类为何如此稀少时,万里目客服仅表示,目前肤护品已经售罄,暂时没有库存,且未接到具体补货通知。“当前有货的都是奢侈品,库存实时更新,用户拍下后数量就会减少。”

在分析人士看来,趣店2020年一季度高调布局的“1号”万里目,“清仓甩货”的架势隐隐透露出业务停摆的苗头。“2号”万里目少儿却是风头正盛。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当前已有2家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落地开业。

祝祺也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介绍称,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当前正在设计中的场馆超过80个。“在渡过亏损期后,我们预计万里目少儿业务的用户体验将非常具有吸引力并且优于许多其他线下业务机构。”

不过,万里目少儿何时能渡过亏损期,能否挑起趣店的业务大梁,显然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1号”万里目并非趣店首次在金融以外领域进行业务布局,“2号”万里目少儿也并非趣店首次进军教育行业。

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看来,教育培训行业当前已经成为了典型的红海市场,市场竞争已经处于白热化阶段,尤其是2021年以来更是面临监管环境的变化,规范化发展成为必然。“原本主要从事线上业务的趣店转投线下,以传统运营模式布局教育业务,在方式转变上需要磨合期,尤其是短期内便大量投入设计甚至是建设,难免会背负高额的运营成本。”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综合研究部副主任张家勇同样指出,6月15日,教育部新成立校外培训机构监管司,可以预见相关监管趋紧是大概率。尽管趣店布局少儿素质教育板块,相对于学科类培训,发展空间更大,监管力度会更小,但在保证未成年人体质、睡眠、作业等五项管理方面也受到约束。

张家勇直言,作为新入局的玩家,趣店布局少儿素质教育未必能够让公司财报更加好看,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取胜,取决于获客能力、管理水平、课程特色、师资力量等多方面因素。如果趣店不能更胜一筹,很难分得一杯羹。

资本市场用脚投票

对于金融业务后续是否会持续缩量,万里目电商平台当前运营状况如何、是否考虑退出市场,万里目少儿场馆何时大面积落地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趣店方面进行了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而从趣店的股价走势上来看,资本市场对其一季度的业绩表现似乎也并不满意。Wind数据显示,财报发布后的交易日内,趣店盘中跌幅最高逼近10%。截至美股6月15日收盘,趣店股价报2.4美元/股,收跌1.64%,总市值6.08亿美元。

况玉清认为,趣店频繁更换发力赛道,也是迫切需要找到新的业务支柱。在经历了金融领域的监管收紧后,趣店会更加关注业务与合规风险,降低高风险的业务比重成为必然。但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趣店业务和所处赛道政策的不确定性也很难让用户对其股价建立信心。

况玉清建议,当前政策和市场环境下,活下去才是趣店的当务之急,趣店当前应沿续过去一年的举措,包括控制债务杠杆,收回高风险贷款,控制贷款业务规模,适当加大低风险资产配置,保持持币观望,待政策明朗再寻求合适的时机。

王鹏则表示,趣店想要进行多元化的业务布局,就必须先将某一方向的布局落到实处,在掌握足够人力、物力后,选择能依托过往优势的新领域进行深层次发力,避免在盲目选择的这一过程中浪费时间,更损坏了自有品牌口碑。

北京商报记者岳品瑜廖蒙

相关阅读